我们相距十万光年

晨露正葱茏,来日胜景定无穷

01/25
00:35
Daily Life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这是毛主席的诗句。

很久之前,大概是上初二的时候吧,我读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那篇文章现在我已经找不到了,只大概的记得里面是以一个母亲的口吻,记录了自己女儿的高中历程。那是一位文科生,最后好像考入了北京大学。

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确实是naive。读完之后真的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觉得文章里面的那个女生好厉害,考上北大了!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只是初中生的缘故吧,来自学习等等方面的压力比较小,加之确实年幼,经历的事情少,看待事情的角度和深度都不成熟。我只是注意到了一个结果,一个在当下看来,依然是可以让家长们倍感自豪的结果:孩子被名校录取了。我没看到的是,文章中主人公每日每夜的辛勤付出。尤其是到了最后高考冲刺的时候,学习已经没有了时间和地点的差别,白天在学校听讲上课,晚上在家里就整理改错到深夜;刷题也已没有了选择题和简答题的界限,不论是什么样的题,总是要密密麻麻的写上一大堆字。那真的是拼了。很多时候,当我看到或听到某些学霸写的心灵鸡汤时,里面总是会提到要竭尽自己的最大努力,以此来换取一个让自己无悔的青春。老师们训话时也总是会反问我们:“你说你这个没有学会,你说你天生不适合学这个。那你扪心自问,问问你自己竭尽全力了吗?”我不敢,我怕违背自己那一点点仅存的良知,我怕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你什么时候学到过凌晨四点?”

2014年,DYYZ的毕业生中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是焦宇晨和焦宇晓。她们均以优异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回到母校作报告时,演讲稿中有这样一句。

诶,我还真的学到过凌晨四点,这个没有任何虚假成分。那是2016年的11月,那个时候我停课了,全力的准备NOIP2016。有那么一天,徐炳超陪我通宵刷题,我不会的问题他还耐心的给我讲解,在这里说声谢谢。那一次,我才明白什么是绝望。联赛临近,无奈自己太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提交到OJ上的代码一遍又一遍的WA。满屏的红色。记得高一的时候,语文教师姬中敏也曾经问过我们:“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天空吗?”,当时我觉得那只是个故事罢了。我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遭受打击,对于周围事物的变化无动于衷,不论老师说xxx最近是多么的努力的学习,自己总是觉得“哦,是嘛。xxx好厉害。”我这里不用感叹号才正是那种心境最真实的还原。亲身经历学习刷题到凌晨四点,内心很明确的知道明天会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天,本能的求生欲望让我在深夜凌晨仍然在苦苦的挣扎。可那毕竟只是挣扎罢了,伴随着夜渐沉寂,我的心早已向着那无底的深渊坠去,无助与绝望悄悄的蔓上心扉,直到将我整个沉溺在深海里,任凭怎样想摆脱束缚都是徒劳,分不清眼前的液体是寒夜氤氲的雾气还是自己孤独的泪滴。

这样写似乎是有些矫情,不过我想说,那一夜我是真的刷题刷到哭。看到题目没有一点思路,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也做不出来。写出来的代码错误也很多,调试也很费劲。这个时候我差不多已经癫狂了,心想还是打打模板熟悉一下吧。结果去Luogu上写了个线段树的模板交上去竟然WA了,一瞬间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眼泪立刻涌了出来。痛定之后,我发了一条说说用来安慰自己。当时是这么写的:

“好在,黎明总是在夜的最深处涌起,我相信不论发生过什么,这一切终将过去,就好像当初你不知道这会是结局。也许,这只是心境的一次历练之旅。”

现在读起来也还是很有味道的。

“一遍遍地更新版本,三五个人走在一起往往讨论着优化算法的方法。不怎么会下军棋的我便也要反复考虑试图设计一个精巧的布局了,现学的搜索优化方式加了又删,反复在评测站点发起对战进行测试。”

中午无聊翻看别人的Blog,看见了范舟学长最新写的博文。忽然发现,原来上了大学之后也不是像老师和家长们嘴中说的那样轻松加愉悦的。原来上了大学也是要整天把自己埋在书海中的,原来上了大学也是要熬夜到凌晨来完成作业的,原来上了大学时间也不是那么宽松的。我记得那天范舟学长完成程设作业军棋AI的时候发了条说说,里面说为了完成AI这种涨姿势的作业,他写到了凌晨两点。

“在这个班级里,有许多学科竞赛的决赛获奖选手,也有不少自己家乡的高考“状元”,听过的掌声与喝彩应该都不算少。出类拔萃大概已像呼吸一样自然。但是当这些人走进一个班级里,总要有差不多一半人below average,甚至面临着被qualify出班的可能性,出色不再是看起来毫不费力的事。”

这是让我所始料未及的。我只知道想进入上海交通大学的ACM班是很困难的,可我并不知道原来这个在这个班级里成绩不合格也是要被甄别掉的。难道就算高中拼尽了自己的全力能进入这样优秀的班级中,依然会出局?没道理啊。既然能进入这样的班级,那很显然你在高考中已经是佼佼者了。可是那里汇集了来自各地的佼佼者,放到一起总会还是有个比较的。于是,曾经的出类拔萃的某某,名字一不小心就排到了后面去。那我高中奋斗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还苦逼的搞竞赛干什么呢?

“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苦,多么崎岖不平,只要向前走,都比站在原地更接近幸福。”

这是黄哲威学长给出的答案。

“竞赛选手普遍怀着极大的热情和执着的信仰,每次比赛大家总是欢脱地写游记,哪怕什么奖牌也没有。把题目编成段子、做成表情包,传达竞赛带来的快乐。哪怕受到其他人的质疑和嘲讽也不轻言放弃。”

黄哲威学长是NOI 2015的银牌选手,北京大学降一本线录取。这是他的演讲稿的一部分。每当有题不会的时候,去黄学长的Blog中基本上都能找到题解。某次翻题解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黄学长写的竞赛历程《再见,OI》和一篇演讲稿《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从哪里,我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原来,世界并不只是我们所见到的那么狭窄,并不是只有学校这样的一个弹丸之地。通过竞赛,我们看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正在等待着我们去探索。

每天晚上,从教学楼里走出来,我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高中是一个成就我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毁灭我的地方。从这里,我学习了很多知识,将会走向人生中最美好的大学时光;但也是在这里,我每天不断地被各种懵逼轮番摧残,看着周围的学霸们各种姿势轮番秀但自己就是不会。“慢慢来吧,可以的。”我对自己这么说。

“平凡或特别,卑微或伟大相同。”

2017年01月25日00:34于山东济南